partico                     

기사게시날자 : 2019-05-09

...목록으로
주체108(2019)년 5월 9일 [론평]

 

人间败类的存在是民族的羞耻

 

擢发难数、劣迹斑斑的南朝鲜“自由韩国党”集团的丑恶嘴脸再次暴露无遗。

前不久,“自由韩国党”集团召开什么党伦理委员会,上演了“惩戒”诬蔑光州人民起义是“暴徒受北方指使发动的骚乱”、侮辱其牺牲者家属是“怪物集团”的“5·18”妄言者的丑戏。

逆贼集团受民心强烈的谴责舆论所迫,不得不承诺进行“惩戒处分”,但以不正当的借口拖延两个多月之后,这次对这些主谋做了“警告”和“停止党员权利三个月”处分。

这是对南朝鲜民心要求严惩中伤和亵渎光州人民起义及其受害者家属分子的忍无可忍的愚弄和公然挑战。

光州的抗争勇士为争取南朝鲜社会的正义和民主流下鲜血,献出了生命。

但是,心怀对民主化运动的成瘾反感,迄今为法西斯独裁涂脂抹粉的逆贼集团在袒护污蔑抗争烈士的罪犯。

他们从一开始就妄称“对历史事实可能存在多种解释”,还狡辩“别的党会把它利用于补选”,拖延时间、耍花招,最终破坏了“国会”审议惩戒。

做出“停止党员权利”、“警告”之类徒有虚名的党内“处罚措施”还嫌不够,恬不知耻地叫嚷“全面考虑了国民的想法和意志”。

很显然,此次惩戒把戏实际上是极力吹捧妄言者丑态的“嘉奖”,是“自由韩国党”要与他们串通一气,践踏民众的意志和要求,进而彻底扼杀民主的有计划的阴谋产物。逆贼集团寻求法西斯独裁的陋习和生理是绝不会改变的。

败类集团毫无负罪感、口出恶言,却竟以第一在野党自居,简直是南朝鲜政治的悲剧、民族的耻辱。

所以,南朝鲜各阶层对此不胜惊愕,声讨此次处罚是对罪犯的“激励”、而非处治,强烈主张干脆把党名改为“自由妄言党”。

包括光州在内的南朝鲜各地传出“否定5·18历史、否定国民、否定民主和宪法的他们就是暴徒、怪物”的声讨声,甚至在被认为保守集团支撑点的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也要求开除妄言者的“国会”议员一职。

视百姓为猪狗都不如的存在,专事叛逆行为的“自由韩国党”集团势必遭到民心的严惩。

 

 


되돌이